2019年7月17日 星期三

靈魂能量諮商+聖母祭壇心得分享-L


我們口裡談的願望與想要,你都真的能確定這些是你真正需要的嗎?

或許你覺得這個問題可笑,還有誰能比我自己更清楚我需要什麼呢?
不過事實上,最不知道這個問題答案的,經常是我們自己。
嘴裡總宣稱想要,始終不在你手裡的,比起需要,更常是一種執念。




因為付出太多,抽不了身、無法認賠殺出的。
因為不肯認輸,硬要繼續戰鬥到勝利的。
因為也想不到更好的可能,所以聊勝於無的。

然後你宣稱:我要這個!不計代價。

不過是這樣的,通常這種要,在多年事過境遷以後,你才會承認,
當時那些努力實在不知為何,
或是更多時候,你根本知道那是怎麼一回事,
只是當下的你不肯承認,刻意忽略事態的荒唐之處。
不是因為夠蠢,只是如果看見,手邊的執念,便無法繼續下去。

所以你放任自己,
直到這張試卷終於被一再的修改弄破,寫不下去,
但一路上無謂的堅持,卻已經消耗太多,你才終於肯甘心放手。

大概是因為比起虛耗自己的人生,面對與承認事實需要更大的勇氣。
但我懂,你也一定懂,後來的你一定會想著:
若追求的早已確定是無謂,能早點放手,該有多麼輕鬆?
若追求的早點確定該堅持,能面對事實,清晰視野,
也會比你很努力,卻永遠方向錯誤來得更好。

而你永遠值得那麼輕鬆。
.
.
.
以下為個案授權分享諮商及施作聖母祭壇後的心得:
初遇巧巧老師是在批踢踢上,每月我都會觀看生命靈數運勢。

去年1011月左右,我第一次因為感情的事情去找巧巧老師諮商,
那時候的我隱約感受的出來,男友在這段關係內的不穩定,
我以為是我的不安帶來的,所以我去找巧巧老師想解決這樣的疑慮。
當時塔羅解說過程說了很多,巧巧老師提及我和父母親甚至家人之間,
有界線不清的情形;
並且具體告訴我可以試著往哪些方向去努力(關於親情和感情)

今年我又找了老師,因為我跟男友分開了,理由是現實問題。
我的內心無法被這些(表面的理由)說服,
而且男友與我的互動也不像是不愛了的反應。
所以我再次向老師求助,同時也開始了聖母祭壇。

其實療程只開始一個月而已,而且開始時,我也提出了:
希望跟男友邁入共同支持及相互成長且穩定的婚姻關係中」的附加願望

聖母祭壇開始的這些日子,我每天睡前冥想,
甚至出現了身體排濁的現象,自己有點嚇到。
一個月後的今天我寫訊息向巧巧老師請求,請求取消附加願望,
原因無他,因為我想真實的面對自己。

每天冥想的時候,想到前男友,胸口總是沉重,總是悲傷
(即使畫面在笑著,可是卻也是看著前男友在畫面中苦笑)
就這樣持續著,直到有一天我再也無法壓抑情緒,
我大哭出來然後配合冥想畫面,說出我祝福你,希望你快樂,
要找個愛你的人好好生活。我愛你。

結束冥想以後身體很疲累,但心竟然無比輕鬆,沉重感不見了。
這段時間,我反覆思考著為什麼自己會有如此差異,
後來才發現我在感情中也在壓抑著自己,因為愛他所以覺得可以忍受。

他是個低調的人,交往過程中他沒讓我們的共同朋友知道我們交往,
對外大家都認為他是單身,
所以他依舊可以跟他的女性同學們聊天、聚餐,
對於我的情緒他認為這是種無理取鬧;
但對於我與男性同學、朋友(即便是哥兒們)聚餐卻大發脾氣。

我們出遊的次數少得可憐,只要到人多的地方,
他就會變得不耐煩不斷發脾氣,但和他家人一起出門的時候,他卻不會,
我問他為什麼,他只說因為我是親密的人,所以才會看見他這樣的一面。

他總是把我擺在最後一位,嘴上和行為上都是,好像我的存在不重要。
分手以後我們還是有互動,偶爾想聊聊過去未解的問題,
他只答覆頭很痛無法思考。
是真的頭痛還是不想溝通,我也不懂了。

想到這些,內心就莫名的感到悲傷跟委屈,我怎麼可以委曲我自己,
我怎麼可以這麼忽視我自己,
我是一個人,怎麼能如此處在這麼失衡的狀態裡面?
但理智仍無法對抗情感。

就這樣的,某天和友人來到與前男友第一次約會牽手的地方,
該好好的結束了這句話在我的腦海中迴響著。
我應該好好的面對,這段關係裡我明明有不開心卻不說,
一直催眠自己騙自己,甚至再壓抑自己了。

雖然我很愛他,但如果我的愛是建構在自己都不敢面對自己、
欺騙自己的情形下,那麼我們都不會感到輕鬆的。

所以我決定好好的處理自己的問題,
不在執著在要和他復合和他結婚,將附加願望取消;
將我愛他的部分轉為祝福送給他,讓他可以過得更幸福。

「我想我們都會擁有更棒的人生的」     
親愛的男友我愛你,也謝謝你曾經愛過我謝謝你」

沒有留言:

張貼留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