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6年1月13日 星期三

靈魂諮商+SRT、聖母祭壇綜合心得分享-C

前言:該個案經過兩年左右的諮商及能量調整,從剛來時的慌張、迷信、為他人焦慮而焦慮、對自己的人生毫無辦法,甚至連結婚、下半輩子都自願交由他人決定,困在被他人決定的傷心跟無奈裡。

一直到現在,也不遠,就是兩年後的此刻,她已經停止問別人關於她自己的答案是什麼,能夠回答自己的問題,堅持自己的立場,眼神充滿光芒,自信堅定的做自己。

做自己。很簡單也很難,這一路上我想她大概哭過一百次有了吧?XD
(再加上我努力的鞭打,不哭也很難哈哈哈)

哭可以,但是要站起來堅持自己相信的,然後把相信的變成眼前的現實,如此才不算白活過;你可以有任何的理由中途逃跑,但請記得,遲早都要再回來的。

而她,只是選擇了不逃跑、不繞路的堅持到今天,所以她在她想要的地方了。

她找到了她人生最想牽手走下去的那個人,在即將結束長期個案的此刻,也跟大家分享她的幸福跟喜悅。

祝新婚愉快:)





以下故事經個案本人同意,公開匿名分享。

「媽媽」是我在2年前才察覺的議題,2年多以前,媽媽說甚麼?我就做甚麼?

雖然會懷疑媽媽要求自己往東或往西的方向,總是會用「我是為你好?」「沒有人比我更替你想!」等被說服:媽媽對我好,所以她說的我都要去做。

但從我發現自己「真正」面對「媽媽」這個功課的2年多以來,
這個「好」掩蓋了將近30多年來真正的我
我被媽媽保護的好好的,不愁吃穿,不用下重大決定(叫我讀這個高中就重考上這個高中、叫我讀那個的大學就重考3.4年考上),即便我懷疑過卻沒敢真正反抗過。

直到出社會後,發現媽媽連我的下輩子都要下決定時,我才發現:這是我要的嗎?
當我找到我認為可以成為我生命中的另一半時,我當然擔心媽媽會不會認同?

戰戰兢兢的口頭說明時,就被否決了,原因是:她不喜歡對方職業,怕以後對方不工作只靠我等等。這在我耳中聽來是:荒唐,因為「人品」才是最重要的,又不是每一個男人都不工作,這理由也是被否決。「你是認識他多久?就知道他的全部?…要找有好職業的結婚才不會受苦…你如果繼續跟他來往就斷絕母女關係…你以為你們結婚會幸福嗎?…」

以上的「…」省略,包含著我每個時期的擔心受怕;怕接到媽媽電話就劈頭大吼;怕在北部工作的我,半夜會被媽媽從南部上來挖起來談判;因為住親戚家,怕媽媽每2天就打電話查勤,連朋友平常的聚會吃飯都會被酸;…這些日子就發生在這2年內,尤其是從去年的1038月起到今年104年的10月份,我頭上的白髮瞬間從0到好幾根最近才又消失。

這一路走來,如果不是巧巧老師的祭壇+SRT,我根本不知道其實問題根本在我身上

是我讓我的家人可以這樣對待我,因為對其他兄弟姐妹就不會這樣
是我自己的害怕負責任,而放手讓家人去做決定,總想以後如果有事,就都是他們的錯。
是我自己下不了重大的決定,而怕麻煩,想省事把自己負責的部分省略。

2年以來,我從
→問自己要的是甚麼樣的人?(找到男友)
→怕麻煩→耐著性子→表達自己的意思講清楚→堅決立場
結婚(向媽媽堅持自己的立場)

一路走來,「做自己」真的好像從爛泥巴裡爬過(心和胃翻攪)+頭上有一堆炸彈在砲轟(媽媽口水炮),如果不是巧巧老師幫我找到問題,分析問題 讓我自己去努力解決問題,保持自己覺察情緒和問題,我想我可能應該早被我媽媽說:某某人不錯,看過ok就可以嫁了。

我可能都會直接說:喔!好。

老實說,架祭壇+SRT等是我有史以來付錢付的最甘願的服務。
請不要問是不是有立即的改變?我認為當你有發現問題時,想去解決它就是有察覺,架祭壇等就是讓自己有清晰的方向繼續堅持下去,每天的功課仍然是要做的。

感謝巧巧老師一路來的支持跟鼓勵,讓我在歇斯底里時被我煩到還能心平氣和,很多時候都想像我是熱鍋上快被燒到的跳蝦,巧巧老師就是那個讓我借力使力逃出去的跳板鍋鏟,每次談完,反而讓我不會想像自己是被燒的跳蝦,而是站在旁邊等吃的人,像瞬間跳離戰爭場面,與我何干!進而會想:我幹嘛那麼無聊嚇自己?


架祭壇後,一旦發現問題一步一步解決後,劇情會超級展開,不可預測,本來8月還不想見面,而後10月見面了,兩方對於要不要趕過年前結婚的戲碼,讓我超級灰心。到現在12月,短短1.2周內確定結婚、已找好房子,只差12月底前完成登記,這我想就是祭壇的神奇力量吧~

ps:不能忽略前2年的努力…..2年真的是讓我有好好「生活」&「為自己負責」的深刻感觸。

沒有留言:

張貼留言